收藏本页
切换浏览模式

炒邮网论坛网友视点各路文摘 → 查看评论

帖子评论信息
评论主题: 第一部邮币卡市场为题材的小说《泉之殇》欢迎关注
评论对象: linyu | 2009-3-19 12:20:00
评论言论:

第十四章 点穴神功(一)   

就在两位小许同志在不断熟悉牛家甸邮币卡市场的时候。潘队的工作除了晚上去照顾小薛小张以外,就是白天继续追查赵八的下落。以北天市公安局名义下发的协查通告已经发布出去了,但是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反馈回来,这个赵八,真的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音讯。于是潘队来到了牛家甸派出所想从赵八的户口登记上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张所长对最近发生的事情有所耳闻,知道潘队的心情不好,也就不再跟他开玩笑。他立即吩咐户籍警小王调出关于赵八登记的所有材料。但是资料真是少的可怜,这个赵八办的是暂住证,填表的信息也极其不完整。在亲戚关系中他写的无,仿佛就好象他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只有籍贯一项算是有点用途,只见他歪歪扭扭的填写着:湖南龙山县。

  "龙山县?那里好像是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吧?"潘队看着张所长问道。

  "小王,你上网给潘队查查,看看这个龙山县在哪?"张所长吩咐道。

  "是,"小王麻利的点开了网络,找到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介绍一看,向潘队汇报道:"潘队,您记的没错,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有1个县级市、7个县;全州共有7个街道、66个镇、92个乡。龙山县是其中一个。"

  "嚯!老潘,你地理知识还不赖嘛!"张所长还是不自觉的跟潘队开起了玩笑。

  "也不是,小的时候听我爸爸讲解放军打土匪的故事时知道的。老张你也知道,我爸他曾经参加过湘西剿匪,他作战的地方就是龙山县。所以我对这个地方有印象。"

  "这么说,这个赵八是土匪窝子出来的啰!老潘你也要开始剿匪喽!"

  这个张所长,潘队真是拿他没办法,一有机会他就拿潘队开涮。潘队现在是实在没有心情跟张所长斗嘴,所以故作生气的瞪了张所长一眼。老张装作害怕的样子吐了吐舌头。

  "行了,老张,我不跟你贫气了。我先告辞。"说完潘队站起身就想走。突然,潘队的手机响了,潘队一看,原来是护理小薛小张的老刘打来的。莫非有什么情况?潘队急忙接通了电话,电话那边出来老刘兴奋的声音:"潘队!小薛他们醒了,你快过来吧。。。。。"

  "什么?醒了!"潘队激动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他对电话那边说道,"老刘,我马上过去。"然后他又高兴的对张所长说:"小薛他们醒了,我得去趟人民医院。老张,这次我就不宰你了。"

  张所长看出潘队心情的变化,说道:"看把你美的。你这么沉不住气怎么行?走,老潘,我跟你一起看看小薛他们去。"

  潘队和张所长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北天市人民医院,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小薛的声音:"你让我别着急?我怎么能不着急?我都成废人了,我以后再也破不了案子了。。。。。。"然后是老刘规劝的声音:"小薛,你要冷静,要等专家的结果。。。。。"

  怎么回事?潘队疾步上前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只见小薛暴躁的发着脾气,老刘无可奈何的规劝着,而小张一脸沮丧,坐在床头一言不发。"小薛,你这是。。。。。。"还没等潘队问完,小薛仿佛是受了委屈的孩子见到了自己的家长,突然哭开了:"队长,我的胳膊不能动了,我成废人了,呜。。。。。。"

  潘队扶着小薛的不断耸动的肩膀,用询问的眼光看着老刘。老刘对潘队说道:"潘队,小薛他们刚醒的时候,都说口渴,我就拿水给他们,可是他们自己根本坐不起来,等我把他们扶起来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拿不起水杯。现在两个人可以走路,可以说话,就是胳膊。。。。。。唉!。。。。。。这不,小薛和小张的家属去找专家去了,还没个结果。"

  原来是这样啊!潘队明白了,他安慰小薛说:"薛儿,别那么着急,你刚住院的时候连话都说不出来,人事不醒啊!这不康复了很多了吗?也许过几天胳膊就好了呢。"

  "队长。。。。。。"小薛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嗓子似乎被哽咽住了,再也说不下去了。潘队拍拍小薛的肩头,又问小张:"怎么样?小张。"

  "队长,和小薛一个样,什么都好,就是胳膊使不上劲。"小张不像小薛那样急脾气,相对稳重一点。

  "哦!我看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一会咱听听专家的意见。你们两个也不要太着急,好好养伤才是最主要的。小薛不要再哭了,哭哭啼啼的象什么男人?你也跟小张学学。你看看,上次张大地主没请上咱们吃饭,这不追到医院来了。"说罢,潘队指了指身后的张所长。

  一看潘队身后还有个张所长,小薛立即止住了哭声。他始终把潘队当成自己的老大哥,在他面前哭不感到丢脸,可是让张所长看见,可就。。。。。小薛的脸立马红了。他不好意思的问了声:"张所长。"

  "呦嗬!这是唱的哪出戏呀?关云长水淹七军啊!还是想我那顿羊肉想的直哭啊?"张所长开了个玩笑,算是给小薛圆圆场子。大家一听都乐了,病房里的气氛顿时好多了。

  潘队知道小薛的性格,来的快去的快,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他的思路,于是他认真的对小薛说:"薛儿,小李失踪了,到现在还没有下落,你能说说当天下午的情况吗?"

  "什么?小李他?"小薛显然被这个消息震惊了。潘队点了点头,简要的对小薛叙述了一下当天下午的情况。

  小薛沉默了半晌,然后他面带愧色的对潘队说:"队长,其实我。。。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人袭击的,也没有看见您刚才说的那个黑衣人。那天下午咱们分开后,我和小李一起往山上寻找赵八。快到半山腰的时候,小李突然说他闹肚子,他估计自己是中午吃凉火腿肠吃的。于是他找个一个地方方便,我就接着往山上走。后来我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以为是小李赶上了,也没回头。再后来,我就感觉身后一麻,就扑倒在一个坟头上了。一会儿就看见您过来了,还呼唤小李,我想跟您说话,可是舌头已经僵硬了,根本说不出来。随后感觉头脑也昏昏沉沉的,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听了小薛的陈述,潘队有点失望,本以为小薛会提供一些有价值的线索,没想到小薛也是在不经意中着了对方的道儿。

  张所长听了小薛的叙述,眉头拧在了一起,他稍微思索了一下,问道:"小薛,你是说你背后一麻就倒了?"

  "是的,张所。我都不知道对方用的什么邪门武器。"小薛有些不服不忿。

  "那小张你呢?"张所长转过头又问小张。

  "跟小薛说的差不多吧,那个黑衣人的身法很快,他一下子闪到我背后,我也是感觉一麻,就倒下了。"

  "哦?"张所长的眉头拧的更深了,沉吟不语。

  大家见张所长这副模样,不由得八只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张所长。片晌,潘队说道:"怎么了老张,还跟我们卖什么关子呀?你想起什么了。"

  张所长从思索中醒过神来,他说道:"就刚才他们俩个人的描述来说,我突然想起两年前经手的一个案子。这个案子本身比较简单,但是案情却很离奇。后来还上过咱们北天电视台的一个访谈栏目呢!"

  "得了老张,还跟我买关子。我们天天出去办案,哪有时间在家看访谈栏目啊!你究竟想起了什么?"潘队说道。

  "看看,老潘你还教育小薛别着急?我看你就够着急的,我才说了几句啊?老潘我问你,你相信世上有点穴这门功夫吗?"

  "点穴?这不都是武侠那一套吗?"小薛在一旁插了一句。

  "怎么的?老张,难道你见过点穴功夫?"潘队反问道。

  "嘿嘿!老潘,算你问着了,我还真就见过点穴的功夫。我感觉,小薛和小张就是被人点了穴位了。"

  "啊?点穴?"小薛和小李异口同声的惊叹了一句。

  "是的,中华武术博大精深,要不是亲身经历,我也不会相信世上真有点穴这门功夫。但是这是我亲身经历的,而且还上过电视,不由得你不信。"张所长提到这门功夫的时候,脸上带出了一幅钦佩赞叹的神色。

  "老张,那就烦请大驾给我们赶紧讲一讲你的那个案件吧?"潘队感觉老张总在卖关子,小小的揶揄了他一下。

  "老潘。。。。。。"就在张所长要说下去的时候,小薛和小张的家属带着专家回到了病房。潘队和张所长跟他们跟寒暄了几句,就在一旁看专家诊断。只听一个专家说:"真奇怪,病人身体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啊!怎么胳膊就不能动呢?"说完他让小薛采用坐姿直挺挺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然后用一只手按住小薛的背部,另一只手试图将小薛的胳膊抬起来。

  "哎呦!"小薛一声怪叫,差点把专家吓了一个跟头,就听小薛喊道:"疼死了,疼死了。"

  "小薛,哪里疼?"潘队上前扶住小薛,因为潘队知道小薛是个很坚强的同志,若不是疼痛到极点,他不会如此反应。

  "开始是后背疼,但是马上心脏就疼的厉害。"小薛咧着嘴说。

  "这可奇怪了?"专家在旁边扶了扶眼镜,自言自语的说。

  "老潘,我看八成就是点穴点的。"看到这一幕,张所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听到张所长这一句,专家瞥了他一眼,似乎对张所长的推断感到很不可思议,他问道:"你这个同志电视剧看多了吧?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点穴这门功夫?

反对方

支持方

反对方人数(0
支持方人数(0

中立方

中立方人数(0
沪ICP备05057691号
Copyright ©2002 - 2010 炒邮网论坛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0.0s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