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切换浏览模式

炒邮网论坛网友视点各路文摘 → 查看评论

帖子评论信息
评论主题: 第一部邮币卡市场为题材的小说《泉之殇》欢迎关注
评论对象: linyu | 2009-3-19 12:24:00
评论言论:

第十七章 世事轮回

  接下来的日子里,张所长除了处理日常事物外,就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寻找刘半晨的事情上了。他首先在公安系统的数据库里调出了所有在北天市登记的叫刘半晨的人,再根据性别、年龄逐一排查,最后有6个“刘半晨”符合张所长所要调查的特征。但是,经过走访之后,张所长发现他们中没有一个是他想要找的那个“刘半晨”。于是他又根据刘半晨留下的籍贯,请当地派出所的同事来查找。但是,在当地根本就没有刘半晨的任何信息。这也难怪,毕竟刘半晨是被人在湖南捡到的,然后随了师傅的姓。至于他的真实姓氏,恐怕就是一个迷了,又怎么能凭借他留下的一个籍贯地址找到什么线索呢?张所长对此自然是十分了解,只是不甘心,总希望有奇迹能发生;另一方面也算是自己尽心尽力,对刘半清老人,对老刘有个交代。


  20几天过去了,刘半晨的下落还是犹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有一天晚上,在陪爱人看北天电视台播出的访谈栏目《人生讲述》的时候,张所长突发灵感:对了,把这件事情说给电视台听,做一期老刘同志的遭遇讲述的节目,利用电视网络强大的传播力来寻找刘半晨,岂不是很好。第二天,他首先征得了刘半清师徒以及老刘得同意,然后与北天市电视台的《人生讲述》栏目组取得了联系。栏目组听了老刘的遭遇。除了对老刘深表同情外,也对这个题材很感兴趣。节目很快就在北天市电视台录制完成并播映了。当时在社会上也形成了一定反响,有很多医生也纷纷表示愿意免费为老刘治病。然而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刘半晨最终还是没有露面。故此老刘也只能靠孟凡超的按摩加针灸来慢慢缓解病情。

  说到这里,张所长看了看病房里的几个人,他们似乎都被这个故事吸引住了。小薛性子最急,马上问道:“张所,那个孟凡超还在北天吗?赶紧请他给我看看,再晚了就怕解不开我的穴道了。”

  潘队也对张所长说道:“老张,以你的亲身经历,你认为这个点穴功夫属实吗?”

  “应该还是有点门道的,在节目录制现场的后台,我曾经让孟凡超轻轻点了一下我的”阴谷穴“,结果真的立马一条腿就不太好使了。后来他在其他穴位上给我揉了几下,我就又能动了。所以我对这个还是比较相信的。”

  潘队又问医院的专家:“大夫。您看小薛他们现在是什么症状?”

  “这个嘛!要是从监测指标来看,一点问题也没有。这个我们专家组还得再研究研究。。。。。。”

  话说到这份儿上,潘队也认为有必要让孟凡超给看看去,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呗!万一真能对小薛的康复有帮助呢?于是再征得了病人家属的同意后,他对张所长说:“老张,你带路,咱们带着小薛他们去找孟凡超去。”又对看护老刘说:“老刘,你先在医院休息会儿。我们去去就回。”

  专家的嘴唇动了几下,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眼看着潘队、张所长带着小薛、小张下楼而去。

  北天市人民医院距离牛家甸并不太远,刚巧今天也没有塞车。所以不到20分钟的时间,潘队一行就来到了牛家甸街如意胡同2号,一下车,就看见了“超凡诊所”四个大字,而且门口有人进进出出,看来孟凡超的按摩针灸生意还不错。

  张所长刚跨进四合院的大门,就被屋里的孟凡超认出来了,他放下手里的银针,跟病人交待了几句,就从屋里迎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笑着说:“张所长好!哪阵香风把您吹来了?”

  张所长握住了孟凡超伸出的手,也笑着回答:“怎么?你生意好了,就不行我来看看?”

  “哪里,哪里。来,来,大家正房里屋坐,我师傅也在。我们坐着聊。”其实孟凡超心里明白,张所长这么忙,不会闲着没事来看他,况且身后还跟着三位同行的,肯定是有事而来。

  刚进了正房,张所长一眼就看见刘半清老人正盘腿坐在太师椅上悠然自得的品着功夫茶,面色还是那么红润,浑身上下透着那么干净利落。张所长心里暗自赞叹刘半清师傅养生有道,口中说道:“哎呀!刘老师傅。一向可好呀!我看您是越活越年轻了。”

  刘半清一眼也认出了张所长,通过上次事件。刘半清对张所长的印象特好,感觉他能为老百姓着想,对老百姓的事情上心。所以,老人家马上站起身相迎,说道:“托张所长的福。老朽这几把老骨头还算硬朗。”

  几个人分宾主落座后,双方又见礼互报了一下家门。然后张所长说道:“当真人面前咱不说假话,客气的话我也不说了。刘师傅,我带他们来找您,是因为我这两个同事好像被人点了穴了。所以找您来看看。”

  “哦?”刘半清老人听到有人被点穴也是十分诧异,他还下意识的看了看孟凡超。

  孟凡超被师傅这一瞥给吓的够戗,他说:“师傅,我可一直在诊所啊。”

  潘队知道刘师傅误会了,他马上给孟凡超解围:“刘师傅,我不是到您这告状的,是这么回事。。。。。。”于是他又把赵顺窑坟场的事简要的说了一遍。

  听了潘队的叙述,刘师傅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缝,他似乎在努力回忆着什么。然后他对小薛和小张说:“麻烦请帮忙把两位同志的上衣脱下来,我看看后背。”

  潘队和张所长帮着小薛和小张脱下了上衣。刘师傅转到他俩的后面,将食指和中指骈在一起,现在小薛的后背轻轻点按着,并对小薛说:“薛同志,如果我按到哪里使你有针刺感,你就告诉我。”

  “好的。”小薛刚答应晚,就“唉呦”的叫了一声,“就是这里,就是这里。”

  “好的,帮他把衣服穿上吧。”然后刘师傅又如法炮制的在小张后背寻找那个有针刺感的点,马上也找到了。

  刘师傅捋了一下银白色的胡须,说道:“以我的眼光看,这两位同志确实被人用”阴阳五行手“的手法点了穴道,这个穴位很可能就是肺俞穴,由于点了肺俞穴封闭的是手少阴心经,故此两位同志会有短时间的昏迷以及下肢无力的现象,又由于心在窍为舌,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舌为心苗“,所以心经被封闭,也会出现短时间不能说话的现象。但是由于手少阴心经的大多数穴位都是在手臂上的,所以,最为严重的现象就是现在两位同志的手臂无力了。”

  “哦,刘师傅,那他们的穴位能不能化解开呢?”潘队对这一点最为关心。

  “嗯!我看还是可以的。第一,他们被点中的时间不长,我可以通过针刺感找到确切的被点中的穴道,从而对症施治。第二,点穴人的劲道不是很足,要不就是手下留情了,所以凭凡超的功力就能化解。”

  “那要怎么治?何时可以施治呢?”潘队关切的问道。

  “每日用针灸之法在”少冲“、”少府“、”神门“、”通里“、”少海“、”极泉“六处穴位下针,然后在肺俞穴先热敷半个时辰,再以逆阴阳五行的方式化去注入在穴位的劲道,如此七天,估计便可痊愈。”刘师傅很有信心的说道。

  听说自己的伤有治,小薛和小张高兴坏了,要不是手臂不能动弹,他俩肯定要来个热烈拥抱。潘队听刘师傅说能治,心里很是高兴。同时,他的思路马上转到了案子上。看孟凡超的身形,绝对不是黑衣人,刘师傅那就更不可能。那么点穴的人是谁?所以潘队问道:“刘师傅,除了您和小孟,您还知道谁会这门点穴功夫?”

  刘师傅明白潘队的意思,他沉吟了一下,说道:“张所长知道,这门功夫传到我这辈,只有我和师弟刘半晨会用。我单传给了凡超。相信这孩子不会滥用这个功夫。如果还有人用,那就肯定是我那不争气的师弟了,抑或是他的传人也未尝可知。”

  又是刘半晨。潘队刚听过张所长的叙述,知道他费了好大的劲也没把刘半晨找到。但是以刘师傅的判断,这个刘半晨是的的确确存在的,也许就生活在大家的周围。根据黑人行刺潘队身手的敏捷程度来看,不应该是年老的刘半晨,也就是说,那个黑衣人十有八九是刘半晨的传人。想到这,潘队问道:“刘师傅,您师弟刘半晨是个1.80左右的大高个吗?”

  “不,恰恰相反,我和师弟在童年时营养就不好。再说我们都是南方人,很少有北方人的身高。我的师弟不到1.70。”

  “噢!”潘队明白了。如此看来黑衣人一定就是刘半晨的传人了。那么,找到刘半晨可以说也就找到了破案的线索。潘队突然感觉这件事这么不可思议,2年前老战友张所长没有完成的事情竟然又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他侧身看了看旁边的张所长,而张所长也正看着潘队,两个人心头都不约而同的闪一个人的名字--刘半晨。

反对方

支持方

反对方人数(0
支持方人数(0

中立方

中立方人数(0
沪ICP备05057691号
Copyright ©2002 - 2010 炒邮网论坛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0.0s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