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切换浏览模式

炒邮网论坛网友视点各路文摘 → 查看评论

帖子评论信息
评论主题: 第一部邮币卡市场为题材的小说《泉之殇》欢迎关注
评论对象: 123456 | 2009-3-25 13:23:00
评论言论:
    武局听到徐强的惊呼也是大吃一惊,他不及细想,掏出***身子一纵冲进了密室,密室空间有限,他正好落在了徐强的身边。由于是手电灯光的尾部,依稀只见徐强一脸的错愕,但是人还是好好的。武局稍微松了一口气,顺着徐强狼眼手电的光线望去,也不禁大吃一惊。狼眼手电光的尽头是一张扭曲的女人的脸,只见她双目圆睁,但是眼里已经一片黯然;嘴也张的老大,似乎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幕。女人额头上的眉心处有一个小洞,洞里往外渗出的鲜血在手电光线的照射下还隐隐反射着亮光。

    “是徐金凤。”不等武局发问,刚刚回过神的徐强斩钉截铁的说道。

    “是她?”武局轻声的嘀咕了一句。为了更好的保护现场,他命令门外的几个队员原地待命,自己则凭借着手电光走到了徐金凤的跟前,一探鼻息,证明徐金凤已经死亡。同时更让武局惊讶的是,徐金凤的身上竟然是一丝不挂的……

    正在此时,徐强也发现了密室门后的照明开关,他轻轻按了一下,顿时密室里面豁然开朗。只见徐金凤赤条条的坐在墙角的一个不大的保险柜上,双脚垂地,估计刚才徐强隐约看见的就是这双脚。由于一直养尊处优的生活吧,徐金凤保养的特别好,皮肤白皙细腻,竟也丝毫不逊于年轻少女。在她的背后靠着一团衣物,估计是她生前所穿。徐金凤的左手箕张,似乎要抓住什么;右手紧握,好像手心里有什么东西。整间密室除了徐金凤身子下面的保险柜之外空空如也,保险柜的门是紧闭着的,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东西。

    “徐强,你赶紧打电话把法医科、技术科的人喊来,让他们勘察一下现场。”武局命令道。

    “是。”徐强拿出手机就拨打法医科的电话,但是发现在密室里根本没有信号。于是他连忙跑到密室外面联系法医科和技术科。外面的几个同事在他打完电话后纷纷询问里面的情况,徐强简单交代了几句之后,又返回了密室。刚进密室,他看见武局蹲在地上不知在寻找着什么。他轻轻的问了句:“领导?……”

    武局马上站起身来,用左手里的手绢擦擦额头的汗,然后塞进口袋里,同时对徐强说道:“小徐啊!电话打通了吗?他们什么时候到?”

    “报告领导,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出发了,这个时间交通高峰估计也过去了,估计20分钟左右就能到达。”徐强回答道。

    “很好。咱们尽量不要破坏现场,先在密室外等他们过来,看他们能不能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说罢,武局跟徐强走出了密室。

    二十分钟后,法医刘文红和几个技术科的警员赶到了现场。他们开始对现场进行勘察取证工作。一小时后,刘文红和技术科的同事结束了勘察。然后刘文红向武局汇报道:“武局,根据初步检测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不超过50分钟,而且从死者眉心伤口的形状判断,死者很可能是被类似于弩箭一样的利器从眉心直贯入脑而一箭毙命,但是死亡现场没有发现类似凶器,除此之外死者身体无其他外伤。另外由于死者身上没有衣物,我们对死者的性器官进行了检查,发现死者的阴部有轻度摩擦擦伤现象,初步推断是罪犯对受害人进行过性侵犯。但是,令人怀疑的是,死者似乎没有进行过反抗,所以判断罪犯可能对受害人进行了某种药物昏迷,使其无法反抗,在罪犯达到目的后再将其杀害。这需要我们回去对受害人的胃内容物以及血液进行检测,以确定这个推测的真实性。此外,我在死者的手指甲缝里发现了疑似书房红地毯纤维一样的毛状物,提示犯罪第一现场很可能是在这个书房。”

    “很好!结果一出来马上通知我。”武局说道。

    技术科的科长杨健走过来向武局汇报道:“根据现场勘查情况来看,现场出现了三个清晰新鲜的脚印以及两条轻微的拖痕。除去您和小徐的脚印以外,第三个脚印应该就是罪犯的,脚印长约27厘米,由此推断犯罪嫌疑人身高在1.86米左右。两条拖痕应该是犯罪嫌疑人把受害人拖进密室所产生。在密室里没有发现新鲜指纹,怀疑犯罪嫌疑人作案时带着手套。密室里面的保险柜现在一时没有破解开密码,我们打算拿回去打开……”

    “好。”武局说道,“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暂时没有了。”杨建回答道。

    徐强在一边插了一句:“武局,要不要把这的事情跟潘队说一下?”

    武局看了徐强一眼,说道:“潘队正忙着小薛和小张的事情呢!我看就不用通知他了吧?你们潘队也够累的了。别什么事情都麻烦他。今天这案子也许跟萧强案有关,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也说不定就是一起简单的入室强奸杀人案。凑巧撞在一起了。我们搞刑侦的,要用事实说话。你们年轻人遇到问题不要光想着找领导,也要学会独立思考嘛,你说是不是?”

    徐强感觉领导有点责备他的意思,脸一红,轻轻的点了点头,小声的说了句:“是,是,领导说的对……”

    “这样吧!徐强,你们二队在这里再搜索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重要的线索。我今天下午还得去市里开会,”说着武局拿出不停震动的手机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你们一有结果马上通知我。”

    “是!”在场的警员异口同声的回答道。目送武局朝楼下走去。

    徐强趁别人不注意把刘文红拉到一边,小声的问道:“小刘,徐金凤的有手里攥着什么东西呀?”

    “什么东西?徐金凤的手里什么也没有呀!怎么?你看见她手里有东西?不是你和武局发现的现场保护的现场吗?”

    “哦!哦!那也许是我看错了,刚才密室里光线太暗了。”徐强心里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但是还是忍住了没有说下去。于是他又对刘文红说:“小刘,一有什么新结果,可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啊!”

    “看你说的,”刘文红感觉徐强有点怪怪的,“出了结果我不告诉你们,我留着当谜语啊?”

    “不是这意思,”徐强感觉自己的表达不够准确,有点着急,“我是说,能不能最先告诉我,不告诉别人……”

    “徐强,你没问题吧?你这个要求不符合规定吧?”刘文红最开始以为徐强在跟她开玩笑,现在越发感觉徐强怪怪的。

    “哈!”徐强打了个哈哈,“我就是考验考验你嘛!看你跟我铁不铁。看把你吓得。算了算了,咱那,真是没有潘队的人面广啊……”说完,徐强冲着刘文红神秘的一笑,带着几个队员继续搜查去了。

    “嗳!你给我回来……”刘文红嗔怪的在徐强身后喊到。同时心里想到:“这个死徐强,老爱拿我和他开玩笑……”一想到徐强说的那个“他”,刘文红脸色有点见红,内心深处升腾出了一丝丝暖意。

    徐强带着二队的队员们忙活了整整一个下午也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这令他感到很焦躁,而比这焦躁更为严重的就是内心深处时隐时现的某种不安,他不停的问自己:“我该怎么办呢?”最后他还是打定了主意,拨通了潘队的电话。

    潘队听了徐强的汇报,感觉问题非常严重。他问道:“徐强,你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吗?你知道你说的话意味着什么吗?”

    “是的潘队,这正是我犹豫不决的地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但是潘队,我感觉徐金凤的手里应该是有一个东西的……”

    “但是徐强,我们不能用“应该”来判断真相啊!你真的看清楚了吗?”

    “这个,这个嘛……”徐强思考了片刻,继续说道,“潘队,开始密室的灯没有被打开,后来我发现了电灯开关,刚打开灯的时候有点刺眼,再后来,武局让我打电话通知小刘他们过来,所以我……所以我确实不敢肯定当时的情况。”

    “好吧!徐强,感谢你对我的信任。但是这件事情就不要对任何人说了。否则影响会很不好。希望你明白这一点。我一会要向武局汇报一下小薛小张的康复情况,顺便从侧面了解一下徐金凤这边的情况。”

    “是,潘队。小薛他们还好吧?我这边几个兄弟光忙着查这个案子了,也没时间过去看看。”徐强抱歉的说道。

    “没事,他们基本就痊愈了。告诉大家不要担心。赶紧抓住罪犯,找到偷袭小薛的人,你们就算是对他最大的慰问了。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心理负担也不要太大。有我呢。没别的事就撂吧,我一会给武局来一点。”

    “是!潘队。您也注意身体。”徐强说完后撂了电话。

    其实此时的潘队内心更为不平静。徐强他是了解的;武局他是了解的。可是现在……潘队真想问一问死去的徐金凤:“你的手里究竟有没有东西,究竟有些什么?”

反对方

支持方

反对方人数(0
支持方人数(0

中立方

中立方人数(0
沪ICP备05057691号
Copyright ©2002 - 2010 炒邮网论坛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0.0s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