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切换浏览模式

炒邮网论坛网友视点各路文摘 → 查看评论

帖子评论信息
评论主题: 第一部邮币卡市场为题材的小说《泉之殇》欢迎关注
评论对象: 我是小散 | 2011-2-8 23:02:00
评论言论:   黑衣人明显没料到许华的功夫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有如此的提高,竟然连续躲过了自己的致命几招。他依旧嘿嘿几声冷笑,冷笑中依然还是一副漫不经心以及一份轻蔑。他说道:“嚯!小同志几天不见,功夫见涨啊!让爷们儿好好哄你玩玩。”说罢一纵身,一记长拳照许华的面门而来。

  许华最近经历的事情太多了,都是他在警校所不曾经历的,所以他的进步也是很快的。如果是换作以前的许华,听到黑衣人的这几句一定会被气的怒不可遏。但是今天,许华不但没有被黑衣人激怒,反而静下心来学会小心应对黑衣人的一招一式。眼见黑衣人一记长拳夹着凛冽的风势向自己的面门直捣过来,许华一招“弓步十字手”,双掌交叉将黑衣人的一拳架了开去,与此同时,许华左腿向前一纵,猛地低头进身,以左肘直击黑衣人胸口。那黑衣人也不是吃素的,一击不中,早已撤回右臂,同时左手在许华的左肘上轻轻一弹,人已经向箭一样向后退出去了几步。

  许华乘势而上,左肘一击落空后,右腿向前迈出一步,一转身腾空一跃,顺势左腿来了一招转身旋风踹。换作旁人,肯定躲不过许华闪电般的连续击打。但是许华的对手是功夫了得的黑衣人,只见他稍微退后一步,已经站在了一个坟头的顶端,然后一个空翻,竟然从凌空的许华的头顶上飞了过去,就在飞过许华头顶的时候,黑衣人右拳击向许华头顶。许华此刻已经身在空中,没有半点借力的地方,他尽力一低头,就感觉一道劲风从头顶而过,险些着了黑衣人的道。两人几乎同时落了地,许华暗道一声好险,感觉冷汗已经湿透了身上的衣衫。如果说第一回合黑衣人还有些不屑,还认为自己大意才让许华躲过自己的招数,那么此刻黑衣人也不得不赞叹一声许华的身手了。他没有了先前轻蔑的的神情,恶狠狠的吼了声:“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送死吧。。。。。。”就在黑衣人话音刚落,许华感觉到身上一阵疼痛,他退开一步,发现自己的上衣已经破了一道口子,再看黑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条软鞭,软鞭似由细钢丝铸成,鞭子的前头还有一个不大的呈梭状的物体。黑衣人一击得手便招招紧逼,在坟场将软鞭挥舞开来,空气中只看见一道道银色的光线编制成一张凌厉的充满杀气的网向许华扑来。

  许华此刻手无寸铁,只能依仗着坟场高低不平的地势躲避。饶是如此,许华的身上已经多处受伤。黑衣人似乎很享受这个咄咄逼人的势头,就像是一只猫抓住一只濒死的老鼠一样,他要好好的在猎物死之前戏谑一下自己的猎物。许华知道自己处于劣势,在闪避中他一直寻找适手的家伙来对抗黑衣人的进攻。可是光秃秃的坟场连个树枝叉都没有,只能时不时的拣起几块土疙瘩作为“暗器”攻击黑衣人。

  一直观望的黑衣人的妹妹大笑道:“哥,抽他屁股,对,抽他屁股。。。。。。你看他那熊样。。。。。。”许华就是再沉着冷静,此刻也不免心浮气躁起来,他一边躲避着黑衣人连续不断的进攻,一边想着退身的办法,再加上体力的消耗,许华的动作明显缓慢了下来。就在躲过了黑衣人一鞭之后,许华竟然退到了黑衣人妹妹的身前。黑衣人的妹妹双臂一张,竟然将许华抱了一个满怀,同时还兴奋的大叫:“哥,我抓住他了。。。。。。”

  出于本能,许华用右手扣住黑衣人妹妹的右手,然后猛地来了一招军体擒拿术中的卷腕,同时一转身,一瞬间将黑衣人妹妹擒拿在了怀里。黑衣人妹妹疼得“哎呦”一声惨叫。

  黑衣人一阵冷笑,说道:“你们警察就这么点能耐,拿个女人做挡箭牌。。。。。。”

  黑衣人的妹妹高声叫着:“疼,疼啊。。。。。。哥快来救我。。。。。。”

  许华本无心拿一个女人做挡箭牌,但此刻,眼见黑衣人似乎投鼠忌器,分明是自己逃出去的好机会,一时举棋不定。

  黑衣人还是一阵冷笑,说道:“也罢!”突然手一抖。许华就看见一道白光向自己袭来,刚想退开,就感觉身子一紧,黑衣人的软鞭竟然将自己跟他的妹妹捆绑在了一起。。。。。。

  刘文红近来颇觉烦恼。不单单是工作上的事情,最主要的就是回到家中她的个人问题成了父母一成不变的主题。也难怪,刘文红的岁数也不小了,当父母的能不着急吗?用刘文红妈妈的话来讲就是“我同事都抱上孙女了,你还没结婚呢!我这真没面子。。。。。。”

  按说刘文红人长的不错,学历也高,收入也好,又是国家公务员,应该不属于“剩女”的行列。可是眼见着自己的同学、朋友都纷纷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更有行动迅速的抱上了孩子,刘文红在一个人的时候也曾倍感寂寞,哪个女孩子没有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谁个不想有个幸福快乐的家庭呢?其实刘文红也不是没少去相亲,可是就是没有一个顺眼的。男方家庭环境好的,刘文红的妈妈看上了,但是刘文红看不上,嫌人家是纨绔子弟,没有内涵;家庭环境差人品好的的,刘文红妈妈又不同意,怕委屈着了自己家的闺女。就这么一来二去的把刘文红拖了好几年,直到她认识了潘队。

  刘文红对潘队还是挺满意的,业务能力强,有责任心,待人真诚,局里的人提起潘队很少有人说他坏话的。但是刘文红的妈妈其实并不看好潘队,为什么呢?首先潘队虽然工作多年,但是他还没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这年头,男人没有房子你还搞什么对象呀!刘文红的妈妈总感觉潘队使用了什么手段把自己家的闺女骗到手的;第二点,潘队的老家是农村的,好家伙,这要是有了农村亲戚,刘文红的妈妈总感觉是一个累赘。奈何一方面自己的闺女岁数也渐渐的大了,另一方面这次刘文红也铁了心非潘队不嫁了,刘妈妈这才松了口。但是心中始终不太平衡。也难怪刘文红的妈妈想她找个有钱的人家。刘文红的家庭条件一般,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一直供她读到研究生就花了家里不少钱。刘文红当初也想自己打工挣钱养活自己,可是刘文红的爸爸特别疼闺女,死活不让她打工,就让她好好读书。于是自己兼了好几份工作,刘文红这边一毕业有了工作,他老人家的这口气一松,浑身的毛病就犯上来了,最严重的是腰椎间盘的问题,腰椎3跟腰椎4之间是椎管狭窄;腰椎4跟腰椎5之间是突出;腰椎5跟骶骨之间是脱出,基本上腰椎的毛病都在他一个人身上得了。所以大夫也一再强调,老人家不能再干任何体力活,只能以静养辅助适量运动为主。近两年随着老人家岁数的增加,腰椎的毛病也就越来越厉害,有几次疼得老人都走不动道了。可是老人死活坚持不去医院治疗,没办法,看不起病啊!好在刘文红在医院还有几个同学,也时常到家里给老人简单治疗一下。

  这天刘文红的妈妈又跟刘文红念叨起她的婚姻大事来了:“小红,最近怎么也没见小潘来咱家呀?是不是你们散了?”

  “妈,看您说什么呢?他最近办案忙。脱不开身。”刘文红就讨厌妈妈吃饭的时候唠叨她的这些事。

  “哎呀,小红啊!不是妈妈唠叨。你们也谈了不短的时间了,赶紧让小潘把房子买了,你们结婚吧!趁着我身体还好,日后也能给你们看看孩子。对了,小潘有没有跟你提房子的事,他最近看房子去了吗?听说房子还要涨价,你也不是不知道,北天市的房子多贵呀,要是不及早买,就更买不起了。唉!这中央领导三令五申要控制房价,怎么越控制房价涨得越快了呢。。。。。。”

  刘文红知道潘队最近忙的要死,哪有时间看楼盘去呀!但是她还不能跟妈妈明说,就敷衍道:“这不看着呢嘛?看好了我们一起贷款买房。”

  熟料,这句话就好像触动了马蜂窝一样,刘文红的妈妈立马就火了:“一起贷款买房?他小潘干了这么多年警察连娶媳妇钱都没有啊!你黄姨家的儿子,初中都没毕业,人家出来卖猪肉都买了2套房子了,还有你李姨家的孩子,人家折腾什么连体钞的,连别墅都买了。没钱别娶媳妇呀!要是你们一起贷款买房,我坚决不同意,房子就得男方出。拿我们不识数啊!”

  房子,又是房子。刘文红其实也怕提到房子。不想到房子,她感觉自己的爱情很甜蜜;一想到房子,仿佛又从天堂跌入了地狱,现实就是如此残酷。有时候她也特意逃避现实,尽量不跟潘队提房子的事情。但是有时候她也在想,如果有一天真的避免不了提到房子,如果潘队真的自己买不起房子,那自己该何去何从呢?爱情向左,生活向右,真是情难左右。


反对方

支持方

反对方人数(0
支持方人数(0

中立方

中立方人数(0
沪ICP备05057691号
Copyright ©2002 - 2010 炒邮网论坛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0.0s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