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切换浏览模式

炒邮网论坛网友视点各路文摘 → 查看评论

帖子评论信息
评论主题: 第一部邮币卡市场为题材的小说《泉之殇》欢迎关注
评论对象: cjiyou | 2011-4-26 22:01:00
评论言论:

第五十九章 胆大妄为

  听完刘文红的叙述,张所长哈哈一笑,说道:“你们啊!都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的耍小脾气呢?行了,这事我知道了,都怪那个老潘,不知道让着一点女同志,等我见到他,可得好好批评他。”

  刘文红说道:“您可别批评他,现在他这情况可没人敢惹他。”

  张所长说道:“哈哈!看看,还不是心疼人家不是?我了解老潘,行了,我知道怎么跟他说。”

  刘文红那边再次向张所长表达了谢意,挂断电话继续工作去了。张所长虽然表面上还能跟刘文红开开玩笑,但是心里却实在放心不小潘队,很是为他的现状担忧,于是他再次拨打了潘队的电话,但是电话那边依旧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提示。这个老潘,张所长心里暗暗埋怨着,为潘队担心的心情一点点的增加着。

  突然,张所长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张所长一看,来人竟然是联系了这么长时间都联系不上的潘队,张所长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腔喜悦旋即又化作了一通牢骚:“我说老潘,你这不对啊!手机关机了,可让我一顿好找。”

  潘队知道张所长是关心他,但是他没有轻易表露自己的感激,而是调侃的说道:“怎么啦!老伙计,想我啦!?”

  老张使劲的拍了拍潘队的肩膀,“恶狠狠”的说道:“有病才想你呢?我是想你好不容易放假啦!还不过来请我吃顿饭啊!一打电话吧!好家伙,人家关机,闪人啦!”

  潘队嘿嘿一笑,然后小声的对张所长说道:“老伙计,我手机号跟手机都换了一个新号。”

  张所长颇感奇怪,说道:“为什么都换新的啦!?”

  潘队对张所长说道:“老伙计,我怀疑自己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被人监听了,这恐怕也是为什么对手会总走在我的前面。”

  张所长一脸的严肃,说道:“什么?还有人监听刑警队长的手机?这么胆大妄为?老潘你根据什么判断的?”

  原来,潘队跟刘文红吵完架以后,一个人回到了家中,其实潘队也知道是自己有点敏感了,过激了,但是一时间出于男人的面子还不能马上跟刘文红道歉,于是,他拿出手机翻看里面的刘文红给他发过的短信。潘队手机的短信基本都是刘文红发给他的,战友们都是习惯通电话,所以,潘队很少去删除手机短信信箱里面的短信,何况现在的手机容量是很大的,存下个几千条的也不成问题!于是,潘队一条条的阅读着刘文红充满爱意的短信。短信虽然简短,但是字里行间都是对潘队的关心与思念。潘队越看越感觉不是滋味,他感觉自己有必要马上联系刘文红,向她说声“对不起”。就在潘队要拨打刘文红号码的时候,突然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短信,短信的内容是一连串的数字。这是什么?潘队想着,这串数字好像是什么编码。再看看短信发出的日期,竟然是2个月以前的。潘队思索着这串数字好像是在哪见过,突然他脑海中灵光一现,他想起来了,这串数字应该是手机入网的PIN编码。要知道,每一部生产出来的手机都应该经过国家的入网许可,而得到国家入网许可的手机就会被赋予一个代码――也就是这部手机的身份证――PIN编码。作为消费者,如果你想知道自己的手机是否经过国家允许,就可以拨打“*#06#”,这样你就会得到一个你手机PIN编码的数字,只要跟你手机里面贴的入网许可证上的编码一致,那就说明你的手机是合法的。

  问题的关键在于,潘队不会在两个月前核对自己使用了多年的手机啊!那么是谁要验证潘队的手机呢?得到手机PIN编码的用途又何在?潘队突然想起技术科曾经讲过一种监听技术,这种监听技术只需要被监听人的手机PIN编码,然后就可以监听手机主人的所有来往短信以及通话内容,并且,只要手机的电池有电,即使是手机关机,也能像卫星定位系统一样定位手机主人的位置。想到此处,潘队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难道自己竟然在两个月前就被人监听了?谁的胆子这么大?监听人的目的又是什么?谁有机会拿自己的手机来拨打了“*#06#”呢?抑或这根本就是谁无心的一个操作?潘队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先把老手机关机(但是他并没有卸掉电池,这样监听的人应该还能保持监听――如果确实被监听了的话)迅速换了一部手机以及一个手机卡。

  听完潘队的一席话,张所长也颇感吃惊,他说道:“老潘,你说的这个PIN编码监听技术我也听说过,据说国内好多私家侦探都用的这个技术。不过都是用于婚姻案件,一般都是用来搜集过错方证据用的。伙计,背着刘文红又找相好的啦?”

  潘队知道张所长又趁机开他的玩笑,他说道:“老张,能接触我手机的人不多,文红确实是最容易拿到我手机的。我想了一下,队里的几个同志,有几个也有机会用我的手机拿到PIN编码。”

  张所长明白潘队的意思。能拿到潘队手机查PIN编码的人真不多,但是却是最不好查的。为什么?公安战线的战友们最讲究的就是一个信任,很多时候都是性命相托的信任,如果说就这个手机PIN编码的事公开的展开调查,那无疑是降低了队伍同志之间彼此的信任度。所以这个调查轻易不好展开,更何况潘队刚刚“被放假”,又怎么好提出这样的要求呢?

  张所长问道:“老潘,下一步你想怎么办?”

  潘队说道:“老伙计,说句实话,我现在也是没有什么思路。但是对萧强案的调查我是不会放手的。现在又出了这个PIN编码的情况,更加证明了我们的对手不是一般的人。”

  恰在此时,一个民警在张所长的门外敲门:“报告所长!有个叫孟凡超的年轻人想见您。”

  孟凡超?张所长迅速的跟潘队交换了一下眼神:“快请他进来。”

  话音未落,孟凡超快步走了进来,看见屋里的两个人他先是一愣,然后说道:“潘队,您也在,太好了。潘队,张所长,我师傅那边有点事,想请您们过去一下。”

  哦?刘老师傅那边有什么事?潘队心里一种异样的感觉。


反对方

支持方

反对方人数(0
支持方人数(0

中立方

中立方人数(0
沪ICP备05057691号
Copyright ©2002 - 2010 炒邮网论坛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0.0s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