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切换浏览模式

炒邮网论坛网友视点各路文摘 → 查看评论

帖子评论信息
评论主题: 第一部邮币卡市场为题材的小说《泉之殇》欢迎关注
评论对象: linyu | 2009-3-19 12:18:00
评论言论: 第十二章 从长计议   鬼魅般的黑影,寒光闪烁的匕首,不断的在潘队的脑海里闪现,他坐在小薛和小张的病床前,努力回忆着下午发生的一切:他记得,最后他拨打了老领导的电话,后来,警车和救护车都来了,老领导也来了。他想跟老领导说点什么,但是却什么也说不出口。老领导只是拍拍他的肩膀,先安排几个警员配合医护人员把小薛小张抬上救护车,并命令潘队一起跟着去医院,然后就组织其他人员继续搜索去了。
www.17k.com

  潘队虽然惦记案情,希望能跟老领导一起搜索。但是他更关心两个兄弟的伤势,所以就跟着救护车返回了北天市最大的医院--北天市人民医院。当警员和医护人员把小薛小张抬进医院时,他们两个已经处于昏迷状态,这让潘队很着急,但是就在医院给他们两个人做了各项检查后,初步检查的结果却是令所有人大吃一惊:小薛和小张的各项检验指标都很正常。用大夫的一句话说,如果只看检验报告书,那他们的身体可以说是健康人群中的健康人。但是小薛和小张的具体状况就在这明摆着:昏迷状态,一动不能动。这可难坏了人民医院的专家们,最后只能很无奈的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先住院观察吧!
www.17k.com

  虽然小薛、小张的病情不明,但还是活生生的就在潘队的眼前。失踪的小李就像一块巨石压在潘队的心头,自己带领的队员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可怎么向局里交待?怎么向小李的父母交待呀!
www.17k.com

  就在晚上8点多左右的时候,老领导从赵顺窑坟场的现场赶到了医院。他先询问了一下小薛小张的伤势,见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稍微松了口气。随后他告诉潘队,在赵顺窑坟场没有搜索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潘队很是失望,叹了口气沉默不语。
www.17k.com

  “小潘,你跟我去趟小李家。有话在路上说。”老领导对潘队说道。

  坐在老领导的车上,潘队还是沉默不语。他看了看旁边的老领导,老领导的头发早已花白了,脸上写满了皱纹,但是高挺的鼻梁还是显示着一份刚毅,深邃的眼神依然透露出一份威严。老领导姓武,是现任的北天市公安局局长。潘队之所以喊他老领导,是因为潘队刚来到刑警大队的时候,武局长就是当时的刑警大队的队长。可以说,潘队的成长离不开武局的培养,而武局也格外喜欢这个果敢、顽强、善于学习的潘队。常年的出生入死使得二人不仅仅是可以生死相托的战友,更还有一份浓浓的父子一样的深情。

  武局知道此刻潘队的心情。但是沉默也许是一个人暂时逃避现实自我恢复的方法,却不是最有效最根本解决问题的方法。于是武局主动打破了沉默,说到:“小潘啊!你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你想些什么我很清楚,你不要过于自责,小薛和小张看样子并无生命危险,小李目前也只是失踪嘛!也许是情况紧急,他跟着追踪什么去了,也说不定明天就能出现在你面前,给你带来新线索呢。”

  潘队知道老领导在安慰自己,如果老领导真的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乐观,那么还风风火火的去看望小李家属干什么?如果说小李是因为情况紧急而独自追踪下去的话,那么,这么长时间也应该有个信儿了。赵顺窑坟场勘察结果显示,在那里没有找到小李留下的任何东西,也就是说,所有的通话设备--步话机以及小李本人的手机都在小李身上,最起码是离开赵顺窑坟场的时候还在小李身上。那为什么小李就没有一个回复--而且当时打他手机还显示已关机了呢?想到这,潘队感觉小李自己独自追踪的说法根本不成立,心里不禁一寒。

  “小潘啊!自打你接了这个案子,其实我就一直关注着,不光是因为市里的领导总在关注案情。因为这个案子从开始确实就是有些怪异。首先就是萧强案发现场的那个”坟“字的含义,我们到目前还没有破解;其次,崔丽萍的死因我也听刘文红说了,可以说死的不明不白;再加上今天赵顺窑坟场的事情,赵八为什么非得约你去赵顺窑坟场?如果小李真的失踪,那么歹徒绑走小李干什么?这些都值得我们思考啊!我看过你写的案情报告,你们前期的工作应该说还是很细致的,但是,如果关键的问题不解决,找不到犯罪动机,找不到犯罪手法,我们的工作始终都是被动的,都是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

  听了老领导的一番话,潘队也十分感动,老领导说的面面俱到,一定是密切关注这个案子的,作为北天市公安局的局长,平时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处理,可是老领导还是那么关心自己。。。。。。想到这,潘队动情的对武局长说:“老领导,案子我一定要破。。。。。。”

  “这就对了嘛!别一声不吭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这不像是我老武带出的人。敌人比我们狠,我们就要比敌人还狠!”

  “是,老领导。”潘队得到了老领导的鼓励,心情缓和了许多,随后他又想到了他和武局此行的目的,“老领导,一会儿我们到了小李家怎么说。。。。。。”

  “先不要实话实说吧!”武局叹了口气,“就说局里派小李外出执行一个长期任务,一时半会回不来。小李的家庭环境你也知道,他父亲本来就是一个普通工人,还有尿毒症,长期血液透析。母亲呢,又是农村来的,没什么固定收入。培养这么一个孩子不容易啊!一会儿你自己上去跟他们聊聊吧。本来我也想上去的,可是咱们这么多人去,恐怕两位老人家会多想。顺便问问二位老人家有什么困难,咱们局里尽量解决。”

  “是,老领导。”潘队的眼眶湿润了,老领导对自己的下属了解的这么一清二楚,可见老领导是多么关心爱护这帮年轻的下属啊!

  。。。。。。

  从小李家出来回北天市人民医院的路上,潘队再一次被通情达理的二位老人家感动了。小李家破旧的不能再破旧了,一个小独单除了两张床、一张桌子和一个大衣柜,可以说再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了。连个电器都没有。当潘队说明来意的时候。二位老人没有任何怨言,说会配合队里的工作,还让潘队告诉小李要好好工作,不要想着他们。并一再表示没有什么困难,不要给局里添麻烦。在送潘队出来的时候,小李的母亲毕竟还是挂念自己的儿子,就偷偷的请潘队给小李带个话,让小李多注意身体,别老惦着给家里挣钱,医药费家里还有。多善良的老人啊!潘队的心里热乎乎、潮乎乎的,仿佛眼前这位慈祥的老人就是自己的母亲。同时,他也暗自向小李的父母保证:两位老人家,我一定会把小李给您二老找回来。

  离开赵顺窑坟场的转天早晨,潘队看了看仍处于昏迷状态的两位战友,吩咐陪护人员要仔细照顾他们。自己则直接来到了武局的办公室。因为就在昨晚他陪护小薛小张的时候,突然有了一个思路,当然这要得到老领导的认同和支持。

  “你是说要在牛家甸安排我们的同事卧底?”武局听了潘队的思路后问道。

  “是的,老领导。姑且放开萧强与崔丽萍的死以及小李的失踪不说,就说赵顺窑坟场这件事情。我认为赵八把我骗过去,就是为了杀了我。那么为什么他要杀我呢?因为我去查他了。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也就是说我们的侦查路线是正确的,罪犯想杀了我就是想干扰我们的侦破行动。但是,他们未免聪明的过了头,他们的这一次行动,其实反倒是欲盖弥彰,暴露了自己。所以我认为,案件的突破口还是在赵八这。这里我想先请局里下协查通报,请各个兄弟单位出动一起寻找赵八的下落。同时,我也注意到,赵八虽然失踪,但是他的伙计还在经营着那个摊位,这也不能不引起我们怀疑--老板不在了,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个伙计还在替老板维持生意呢?还有这个钱币市场,我总感觉只有详细了解这个市场,才能对我们的案件进程有所帮助。”

  “思路不错嘛!这才是我的小潘!你想要什么支持?”武局看到潘队重新振作起来,心里也是十分高兴。

  “我要一男一女两个人,扮作夫妻,让他们长期混在在牛家甸市场,这二人工作的一个重点就是要监视赵八摊位以及那个伙计的动向,当然还要尽可能的了解一些钱币市场的内幕并在最短时间内与邮币卡商人打成一片。同时要注意进出往来一些重点人员,比如我个人认为那个柏木常就很可疑。”

  “柏木常就是你上次交的汇报中,说的那个柏德辉的儿子?”武局问道

  “对,就是他,他现在的绰号叫白无常。”潘队回答道,“还有一点,咱们这个卧底要想不动声色的进入牛家甸邮币卡市场还得需要一个人的帮忙。只是我还没有特别肯定的把握。”

  “哦?”武局似乎看穿了潘队的心思,问道,“你说的这个人莫非就是。。。。。。”

  (欢迎加入起点高级群81657930,大家多多提建议,有票的请多多支持)

反对方

支持方

反对方人数(0
支持方人数(0

中立方

中立方人数(0
沪ICP备05057691号
Copyright ©2002 - 2010 炒邮网论坛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0.0s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