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切换浏览模式

炒邮网论坛网友视点各路文摘 → 查看评论

帖子评论信息
评论主题: 第一部邮币卡市场为题材的小说《泉之殇》欢迎关注
评论对象: linyu | 2009-3-19 12:30:00
评论言论:

正文 第二十章别墅惊魂(一)

自从刘半清老师傅明确能够治疗小薛和小张的伤势以来,潘队算是稍微松了口气。依据刘老先生的说法,那么当务之急就是首先找到刘半晨的下落了。与前两年张所长寻找刘半晨所不同的是,由于没有立案,张所长完全是凭借个人关系来请同行们帮忙;而潘队则可以发出协查通报,请全国各地的同行们一起查找刘半晨。为了更好的掌握嫌疑人的特征,潘队再一次去了趟北天市毛纺厂,想从毛纺厂的人事档案里找到刘半晨的照片。但是,由于毛纺厂也几经改制,刘半晨的档案早就不知所终。最后,潘队请来了技术科的一位同事,让他根据刘半清老人的描述在电脑上为刘半晨做了一个人像拼图。并把这个拼图发到了全国各地。

  这几天,潘队的心思都在刘半晨的身上了,北天市的人口情况在一天之内就被潘队梳理了一遍,结果他发现跟当年张所长调查的几乎一样。于是他又寄希望于外地的同行们,一旦有外地的同行打电话来,他总是上来就问问:“有线索啦?”结果往往是令他很失望。其实潘队在内心深处还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个刘半晨或者他的传人根本没有走远,一定就在北天市的某个角落,也许当潘队在办公室的窗户边徘徊的时候,他们正躲在一边偷偷的观望着潘队的动静,并为潘队的困顿而窃笑着。

  索性生活并不是件件事情都让人不如意。令潘队欣慰的是,小薛和小张在治疗的第二天就有明显好转,能够简单的做些上臂的运动了,用刘半清老人的话讲:这两个孩子的身体好着呢!我看用不了7天就能把封闭的穴道完全化解开;还有一点令潘队欣慰的就是,两位小许同志在牛家甸邮币卡市场干得有声有色,通过二人每天晚上发过来的汇报就能看出,他们在逐步熟悉这个行业,尤其是他们汇报里提到的“四大过水”,在这之前潘队可是闻所未闻的啊!潘队在历次开会的时候一直强调,每一宗犯罪,都有犯罪的目的。只有先明确了犯罪的目的,才能为日后侦破案件指明方向。通过两位小许同志的报告不难看出,牛家甸邮币卡市场表面上波澜不惊,但实则暗流涌动。虽然萧强的死亡现场乍看就是抢劫杀人,但是真相呢?真相会不会与这“四大过水”有关系呢?所以他指示许琴和许华要继续深入学习钱币市场的运作规律,严密关注“四大过水”品种的流向。

  又过了一天,潘队还是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刘半晨的线索。就在潘队思索着如何调整侦破思路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二队的徐强。潘队这才想起,自从武局亲自接手徐强他们二队的侦破工作以来,自己又忙于小薛小张的伤势以及刘半晨的下落,已经有好几天没跟徐强联系了。武局倒是给他打过一次电话,主要是问问小薛和小张的伤势,当听说他们的伤势有了起色后,也是非常高兴,并叮嘱潘队照顾好两位同志,至于二队这边有他老武盯着呢,关于案件嘛!武局那边也没什么重大发现。所以潘队也就没有多问。那么今天徐强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呢?

  潘队接通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徐强焦急的声音:“喂?潘队吗?说话方便吗?我想跟您说件事。”

  潘队感觉很奇怪,什么时候队员们汇报工作都开始神神秘秘的了?这不是自己这支队伍的作风啊!“喂?徐强,我是潘队,你有什么事吗?”潘队问道。

  “潘队,我想。。。。。。”电话里明显听出徐强欲言又止的语气。

  “有什么事情?痛快点,别扭扭捏捏的,这不是你的风格!”潘队今天对徐强这种表现很不满意。

  “潘队,有些事情我想跟您说说,但是武局说您太累了,不让我们打扰您。但是。。。。。。但是我感觉还是跟您说说的好。”徐强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的。

  “嗯?”潘队感觉徐强话里有话似的,接着问道,“怎么?你那边有什么情况吗?前两天武局倒是告诉我说,那边没什么线索。”

  “线索。。。。。。线索倒是没有什么,只不过,只不过这边发生几件怪事。。。。。。”徐强还是那副欲言又止的语气。

  “什么怪事?”潘队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疑点的,“徐强,你跟我好好说说。”

  “队长,情况是这样的。。。。。。”徐强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说出了这几天所经历的事情。

  原来,那天徐强拿到搜查证后就想带着几个队员马上去萧强家搜查。正在此时,他得到了一个信息,就是崔丽萍的母亲从美国飞过来了。自从萧强和崔丽萍双双死亡以后,联系他们的亲属就成了牛家甸派出所的一项重要工作。但是萧强的前妻和他的儿子根本就联系不上,萧强的其他亲戚似乎也都不在了;而崔丽萍呢,由于她出国就是为了投奔生母,出国担保也是她的生母出具的,所以工作人员很快就联系上了崔丽萍的生母,并告诉了她这边的情况。同时,在对崔丽萍尸检的问题上也得到了崔丽萍母亲的首肯。崔丽萍的母亲听到噩耗也是大吃一惊。其实她也一直愧疚于自己年轻的时候亏待了这个孩子,好不容易有了联系,本想把她接到美国以此来补偿这个女儿一下,可谁料想。。。。。。她越想越后悔,马上就订了机票赶了回来。就在徐强拿着搜查令要去速查的时候,崔丽萍的母亲也刚刚认领了崔丽萍的遗体,并从牛家甸派出所拿到萧强别墅的钥匙。

  听说崔丽萍的母亲从美国飞过来了,徐强也很兴奋——说不定从她的口中能得到关于崔丽萍有用的信息呢!于是徐强带着几个队员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萧强的别墅。

  牛家甸邮币卡市场本来就靠近北天市的市中心,而萧强家所在的这个别墅区正是牛家甸区最贵的一个别墅区,也可以说是北天市最贵的一个别墅区了。这个别墅住的都是有钱人,吓!起步价2万一平,居住面积都在200平米以上的别墅自然不是谁都能买的。而这个别墅区也有一个很霸道名字——龙居别墅区,在小区门口有一副醒目的对联:龙击波涛千里远;居者福寿万年长。小区往来进出的都是一些“成功人士”,也不知究竟是这帮“成功人士”的豪宅来路不正还是老百姓的仇富心理,很快就有人给对联接上了两个“尾巴”:龙击波涛千里远,离死不远;居者福寿万年长,子孙不长。

  徐强来到萧强家——龙居别墅8号的时候,已经是上午10点左右。按过几下门铃之后,一个中年妇女开了门。徐强乍一看见这个中年妇女,差点惊呼出来,这简直就是活着的崔丽萍啊!除了比崔丽萍略显老态,另外眼睛略微有点浮肿——应该是哭的,简直可以说跟崔丽萍就是一个人。

  “您是?”中年妇女一脸疑惑的看着徐强,明显还带有警惕的态度。

  “您好!您就是崔丽萍的母亲吧?我是北天市刑警大队的,这是我的证件。”说罢徐强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并拿出了搜查令,“我们是奉命搜查萧强住宅的,请您配合一下我们工作。”

  “什么?”中年妇女似乎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她刚进门,就有警察找上门来要搜查自己刚刚去世的女儿的家。她歇斯底里的喊道:“你们凭什么搜查?人都死了,你们不抓罪犯来折腾死人干什么?你们这是侵犯人权,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你们懂不懂?你们这是侵犯人权,我要控告你们。”

  “对不起,我们也是执行公务。而且我们获得进一步的证据,也能更快的帮您抓住杀害您女儿女婿的凶手不是?”徐强耐心的劝着崔丽萍的母亲。

  “我不管,你们这帮警察,不出去找凶手,折腾我们干什么?我允许你们尸检,你们检出什么来了?你们这帮笨蛋,今天你们要是想进来,就从我身上踩过去。”中年妇女似乎就认定这帮警察是在做无用功,折腾死人。她索性把门关上,自己则靠着大门坐在门外。

  “对不起,请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您的心情我们是理解的,但是只有很好的跟警方配合,咱们才能用最短的时间找到凶手,给死者以交待。”徐强真没见过这么撒泼的“美籍华人”。强制执行吧,这个妇女还真不好对付,不强制执行吧,搜查令还带来了,这可怎么办呢?

  正在此时,武局给徐强打了电话,询问徐强工作进展的怎么样了。徐强就把刚才的情况都跟武局汇报了。武局听罢,说道:“这个情有可原嘛!她的女儿刚不明不白的死了,谁心里不着急?再说,她时差还没倒过来吧?我看这样吧,你们先收队,明天我们再来。现在北天市正在大量的招商引资,怎么说她也算个美国人,回到美国瞎说可不好。要从政治高度来看这个问题。”

  听武局这么一说,徐强只能收队了。临走的时候,他给崔丽萍的母亲留了一张名片,并对她说:“您的心情我们很理解。我们也想尽快的为死者申冤,也许您的情绪还没有调整过来,这样吧,这上有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您有了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请务必通知我们。”说完,就收队离开了龙居别墅。

  第二天一早,就在徐强盘算着再去一趟龙居别墅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接通后,里面传来一个陌生女人焦急的声音:“喂?徐警官吗?我是崔丽萍的母亲,昨天我们见过面的。您能马上来我这一趟吗。。。。。。?”

  徐强听到这里感到很纳闷:怎么一夜之间这个女人竟然有了180度的大转弯。。。。。。耳中只听得那个女人的语调似乎都带了哀求的意味:“徐警官,您赶紧过来吧,这个别墅我呆不下去了,因为,因为这个别墅它闹鬼了。。。。。。”


反对方

支持方

反对方人数(0
支持方人数(0

中立方

中立方人数(0
沪ICP备05057691号
Copyright ©2002 - 2010 炒邮网论坛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0.0s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