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切换浏览模式

炒邮网论坛网友视点各路文摘 → 查看评论

帖子评论信息
评论主题: 第一部邮币卡市场为题材的小说《泉之殇》欢迎关注
评论对象: linyu | 2009-3-19 12:30:00
评论言论:

正文 第二十一章别墅惊魂(二)

听到崔丽萍的母亲说别墅闹鬼,徐强最初有点不屑一顾,他对这个女人的第一印象非常不好:她有什么的?仗着自己年轻的时候有点姿色,跟着有钱人跑到美国混了张绿卡,现在就成了“国际友人”了。就昨天她那态度,整个儿一个神经质。其实要说崔丽萍的母亲跟徐强还有点渊源。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她也姓徐,名叫徐金凤。用中国的一句古话,五百年前是一家嘛。徐金凤年轻的时候是当地有名的美人儿,可以说人如其名,就是当地的一只金凤凰,多少人都对她垂涎三尺!可偏偏她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普通工人,认为女人找个老实本分过日子的人才能托付终生,就把她嫁给了一名普通工人。可是,毕竟美丽女人眼前的诱惑是很多的,在生下崔丽萍没几年,她就跟一个有钱人跑到了美国。在美国,她又再次甩了那个有钱人,傍上了一个美国老头儿,最后混了张绿卡。

  但是,作为长期跟随潘队办案的一名老队员,“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的办案风格已经在他的内心深处坚实的扎下了根。再加上萧强之死,以及张财神胡天师他们搞的作法活动,始终把这个案子笼罩在一种神秘的感觉中。现在听到崔丽萍的母亲说别墅闹鬼,徐强虽然在心里根本不承认会“闹鬼”,但还是耐心的听这个女人讲了下去。

  徐金凤自从“赶”走了徐强一伙以后,独自在这个300多平米的三层别墅里游荡:这就是女儿居住的地方吗?这个地方让自己熟悉又陌生。一楼大厅里那张崔丽萍硕大的写真照还映衬着自己年轻时的影子,照片上的女儿笑得是那么的开心。按理说,女儿的生活应该还是不错的,可是。。。。。。女儿呀女儿,你怎么就走了呢?徐金凤在别墅里慢慢的踱着步子,似乎希望自己的每一个脚步都踏在女儿曾经的脚步上;自己拂拭的每一个物件,都能找到女儿拂拭的痕迹。别墅的二楼应该就是男主人萧强的书房,旁边还有一间饮茶室——里面琳琅满目的茶具就说明了一切。不知怎么的,徐金凤总感觉这个书房似乎小了点,也许是三面墙壁的书橱上都摆满了书的缘故吧。来到了三楼,最大的一间应该就是女儿女婿的卧室了,旁边小的那间应该是给孩子准备的。走入卧室,徐金凤不禁自失的一笑:自己的女儿还是个孩子啊!因为卧室里摆放的都是大大小小各式的布绒玩具:小的只能当个钥匙链,最大的那个史努比,竟然比一般人的身高还高出一块,最有意思的是它还象模象样的坐在一把摇椅上,也许是开门的动静振动了它,它在摇椅上还微微的摇晃着。

  中午时分,徐金凤去了一趟旁边的超级市场,买了一点食物。吃过午饭,也许是时差的关系,也许是伤心过度有些疲惫了,她一觉睡到了晚上八、九点钟。睡梦中,她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让自己很不安。睡醒后,她感到很无聊,于是就打开卧室的电视机,想看会儿电视。但是这台电视似乎并没有跟北天电视台的信号接通,电视一打开,只有兹啦兹啦的声音和片片的雪花点,而且那个坐在椅子上的史努比也有点遮挡住了电视屏幕的一角,虽然不影响观看,但是总让人的视线不舒服。徐金凤调了几个台也没有节目,于是她拿着遥控器走近电视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也想顺便把史努比玩具挪一挪。她推了几下摇椅,发现她除了能让摇椅在原地摇晃外,竟然不能移动史努比半步。这个玩具也太沉了吧?中国货,就是这么不人性。徐金凤心想。于是她放弃了移动史努比的念头,转头去看电视,却发现电视机跟一台录像机连着,而录像机上还有一盘录像带。徐金凤打开录像机,把录像带插了进去。

  录像上是显示的是一辆轿车上的几个年轻人,镜头里有三个人,再加上摄录者,应该是四个人。因为摄像机采用是的红外线拍摄方式,再加上车窗外昏暗的路灯以及根本看不见行人的空旷路面来看,应该是夜里很晚了。几个年轻人似乎是聚会刚刚回来,车开的很慢,几个人在车上有说有笑的,议论着刚才聚会时的快乐情景。

  突然,司机把车慢慢的停了下来,就听他说:“哥儿几个,别闹了。你们看看前面马路上是不是卧着一个人?”

  车里的几个人停止了喧闹,纷纷扒头探脑的向前看。果然,距离轿车20米左右的路面上卧着一个人,远远的从身形尤其是一头长发来看应该是一个女人。

  “是不是出车祸了?”几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出于好奇,他们纷纷下了车,向那个女人走去。镜头也跟着前面的三个人向前移动着。

  走到离那个女人不到两米的时候,大伙停住了脚步。只见这个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裙子有的地方被划破了,露出了片片雪白的肌肤,身材苗条婀娜,一袭乌黑迷人的长发从头顶直垂到地上,只不过把脸遮住了大部分,看不清具体长的什么模样。她一只脚上穿着高跟鞋,而另一只脚上的高跟鞋却跌落在5米开外。看这意思,眼前这个女人一定是个美女,尤其是这副惨状,可怜兮兮的,更让人起了爱怜之心。只不过,镜头里显示,当镜头拍到那个女人的时候,画面突然虚了,并且出现了电磁干扰的现象。

  镜头一转,司机说话了:“怎么了,妹妹?出车祸了?”

  那个女人还是保持着卧姿,头也不抬,有气无力的说道:“是的。”

  也许是看到美女被撞了还没人管,几个年轻人都起了“怜香惜玉”的念头。他们纷纷义愤填膺的说道:“这他妈谁呀!太没道德了。丫撞完人自己跑了嘿。”

  “逮着这孙子揍一顿!”

  “看这意思没跑多远,追上去揍丫一顿。”

  其中一个年轻人问道:“妹妹,你被撞多长时间了?你伤哪了?能不能走路?用不用我们叫救护车?”

  那个女人的肩膀微微颤了一下,似乎在轻声啜泣。

  这下几个年轻人更感觉女人可怜了。司机也问道:“妹妹,他什么时候撞的你?你伤哪了?”

  就听那个女人低低的说:“一年前,就在这里。五脏六腑都被撞碎了。。。。。。”

  “什么?”司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挠挠后脑勺,自嘲似的笑着对旁边的人说,“你们听见了吗?她说一年前。。。。。。”

  “一年前?怎么可能?”那几个人也感到不可思议,“她不是被撞傻了吧?”

  司机上前一步,又问道:“妹妹,你再说一遍,你说你一年前被撞的?”

  “是呀!一年前,就在这里,五脏六腑都被撞碎了,再也活不过来了,再也活不过来了。。。。。。”

  “八成是精神病吧?”一个年轻人小声的嘀咕着。

  司机说道:“妹妹,你没事吧?你抬起头来,我们看看你伤哪了?”

  那个女人按着司机的吩咐,慢慢的把头抬起来了,镜头还是那样,一拍到她的时候就发虚,而且声音还是出现类似于被某种电磁波干扰的现象。但是,即便如此,还是能够看出,这是一个绝色美女,只是面部过于惨白,眼神也写满了哀怨。

  司机看的傻了,过去就想扶那个女人起来。突然,那个女人的眼神黯淡了,从耳朵、眼睛、鼻孔和嘴里流出了大量的鲜血,脸色也变得青紫。

  “啊!妈呀!”镜头里几个年轻人显然被吓住了,他们转身拼命的就往车上跑,镜头也因此而显得凌乱。就在他们在车上坐稳以后,当镜头再次摄向那个女人的时候,只见刚才那个地方空无一人,那个女人就像一阵清风一样,不知何所来,不知何所终了。。。。。。

  徐金凤看到此时是心头一阵狂跳,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录像带诡异的情节,更因为录像带里的女人,分明就是她的女儿——崔丽萍。难道,难道萍萍这孩子一年前就出车祸死了?那最近跟自己联系的是谁?自己认领的尸体又是谁?徐金凤实在想不明白。

  就在徐金风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把她吓了了一个机灵,也把她从沉思中拉回现实。徐金风循着声音寻过去,发现是在三楼走道的一个壁式电话在响。她操起了听筒,问道:“喂?”

  “喂?您好!”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您是龙居别墅8号的业主吧?我这里是龙居别墅的保安部。我们的保安在小区巡逻的时候发现您家一楼的窗户没关,所以提醒您一下,睡觉前别忘了关窗户。”

  “啊!原来是这事呀。”徐金凤心想。确实,她刚进入这个别墅的时候,感觉屋里的气味太不好,所以就把窗户敞开了几扇来过过空气,这一睡觉,反倒给忘了。她向保安道了一声谢,撂下电话,就来到一楼把窗户都给关上了。

  等到徐金凤再次心事重重的回到三楼卧室的之后,她反反复复的看着那盘带子,她想知道,带子里的那个女孩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女儿。但是同时,她总感觉眼前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可是她一时间还真说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究竟是什么不对劲呢?徐金凤苦苦的思索,想要从记忆里把这个“不对劲”找出来。突然,她的脑海中灵光一现,同时她比最初看那盘录像带的时候还要感到恐怖——她感到浑身的汗毛都在一根一根的竖起——因为:

  因为她发现,刚才坐在椅子上的史努正躺在她的床上。


反对方

支持方

反对方人数(0
支持方人数(0

中立方

中立方人数(0
沪ICP备05057691号
Copyright ©2002 - 2010 炒邮网论坛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0.0s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