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切换浏览模式

炒邮网论坛网友视点各路文摘 → 第一部邮币卡市场为题材的小说《泉之殇》欢迎关注

关闭 帖子评论
选取类型: 中立 支持 反对
观点标题: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观点内容:
(不支持HTML)
  1. 请以客观、真实地作出评论,并注意语言文明;
  2. 观点发表后不能作出更改;
您是本帖的第 39647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第一部邮币卡市场为题材的小说《泉之殇》欢迎关注
linyu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超级无敌掌门人
等级:临时居民
文章:71
积分:720
注册:2005年11月2日
发贴心情

正文 第十八章真假无常

潘队那头忙,牛家甸这边也没闲着。在许华、许琴的追问下,张财神在当天晚上就无可奈何的讲述了在钱币行业里声名远扬的“四大过水”。

  “我尊敬的刑警同志,这可是行业的秘密啊!这事我说完了,你们可千万别说是我交代的,否则我得罪的人可就太多了。唉,谁让我想给政府立功呢?”张财神难改油嘴滑舌的商人本性,冷不丁就耍起了贫嘴,但无可奈何中倒吐露出了一种诚恳。

  “我的张大财神,您就别卖关子了,一看你就是厚道的生意人,再说了,咱这关系谁跟谁呀?那钢钢的。”许琴模仿着东北口音,一句话就把张财神哄得偷着乐。

  “哎,拿你们真没办法。我就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们。。。。。。”于是张财神向两位许同志介绍起了神秘的“四大过水”。

  “其实在牛家甸邮币卡市场,正经做生意赚钱的多,搞偏门玩过水得也不少。最开始呢,谁也没意识到这个市场有这个”功能“,可谁知道90年代以后,邮币卡市场玩起了狂飙,邮票爆发,钱币爆发,磁卡也跟涨。80年生肖猴票一下子翻了几千倍,直到现在翻了几万倍。最早投资的人呢,回报那是一个高。”

  许琴一边仔细的听着,一边那个笔记本飞快的记着有用的信息;许华呢,左手撑着下巴,全神贯注的听着张财神的“培训”。

  “后来,到了2000年以后,来路不正的钱开始大量关注这个市场,那时候买的较多的是80年的金猴版票,一买就是几版,几十版,让本来翻了万倍的猴版继续翻倍。”

  说到这,张财神一边轻轻摇着肥嘟嘟的大脑袋,一边感慨:“有人说金猴版票是庄家控制得好,要我说呢,都是这些黑钱闹的。”

  许琴听得一脸茫然,她停下笔,问道:“我怎么还是不太明白呢?这钱到底怎么洗的?”

  张财神最好为人师,见许琴问自己,便摆出一副学者的样子:“亏你还刑警呢,这个还不明白?假如一个高官--我可是说假如啊,今天买了10版猴票,花300万。卖的时候,可以说是100元/版买的;要是不卖呢,等万一被查到,就说这东西存10几年了,当初一共才花1000多。这不,300万就这样干净了?”

  许华和许琴同时拍了下大腿:“原来这样啊。这种手法可真够隐蔽的!”

  “那是啊,如果没有相当的专业知识,没有确凿的证据,政府还真不好管。最近几年圈内又出了个非常好的过水品种,圈内俗称澳门炮筒,学名叫澳门整版钞,也被人称作钞王。这势头早已超过了以前的猴票。也难怪,现在再用”猴“去过水,也太费劲了,一来不好买,买不到多少,二来升值空间也有限了。这三来吗…”

  “三来什么?”许华和许琴真是默契,又异口同声的问道。

  “这三来啊,这澳门炮筒不仅是过水的好品种,还是送礼的佳品。这东西也确实难得,象征一国两制,还精美漂亮,还有大幅升值潜力。谁不喜欢啊?我还在托人买。”

  “你,你不会平时也过过水吧?”许琴调侃的问道。

  张财神哈哈笑了起来:“我过什么水啊,我是自己留着玩喽。我看好它升值,这邮币卡板块年年爆发一批,更别提这个钞王了。”

  “行啊你,做上宣传了。是不是忽悠我们买啊?休想!”许琴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对了,不是有四大过水吗?其它品种呢?还有壹万牧马和一筒天下是什么东西?”

  张财神越说越兴致,看着两位警员认认真真的样子,心下不免有些得意,心想:“看看,还不是得求着我?,想不到我老人家也有今天”,他特意清了一下嗓子,说道:“壹万牧马,指的是第一套人民币币王牧马图,面值是壹万园,十分珍惜。早期有人用它洗钱,要说啊,它也是四大洗钱的头头。这几年不好买了,而且外行一般不愿意买,这东西假的多,你们将来有一天玩上收藏,也得小心。一筒天下呢,要说与澳门整版地位不相上下,全称是人民币整版钞,我店铺里面有,许华前天还替我卖了一个呢。它也是最近几年超级时髦的过水品种,还多次上大型媒体的报道呢。这个东西你们也可以买,这个是连体钞的龙头,升值啊。邮币卡,邮币卡,现在主要是钱币更牛些;钱币里面的,纸币更流行;纸币里面呢,也就属连体钞最有潜力;你们说,这连体钞的钞王澳门整版和人民币整版,能没升值潜力吗?”

  “行行行了,你就吹吧,你现在做什么品种就夸什么好啊?要不是萧强店铺被你弄来,你不就一直做你的礼品和流水呢吗”。许华嘴上这么说,可心里越听越感兴趣。刑警的职业素养是极高的,听完张财神的描述,他不仅明白了四大过水,还给自己一个方向:以后要更加密切监视市场买卖,尤其是四大过水品种的大额交易,一定要加倍关注。

  要说这许华许琴二人得知市场四大过水的详情后,倒着实踏实住了,甚至还有些兴奋。为什么呢?他们坚信,牛家甸的日子里不仅能完成队长交给的任务,还能超额--了解甚至掌握市场更高层次的犯罪行为。当然,工作的难处谁都明白,可刑警的本色是越有困难越要上,越有难度越有挑战性。二人每天开门第一个就到,关门最后一个走,张财神看在眼里,高兴在心里:“好家伙,真玩命,帮我忙了不说,这勤奋劲儿比以前那伙计强了百倍啊。”

  就在这几天中,两位卧底刑警不但钱币市场的专业知识逐渐增多,而且配合也越来越默契了。不过许琴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张财神还是那个张财神,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许华对自己好像太关心了。买早饭,现在天天替她买;一天到晚眼光似乎总在盯着自己。自己去个厕所吧,许华都要叮嘱几句。连张财神都暗地里对她说:“那小子看上你了。”许琴也不是傻子,这么大的人了,什么看不出来?

  不过,在许琴心里,许华就是他的哥哥。虽然两人同年毕业,同年分配,又同在一个单位,甚至同是卧底,可她心里绝无半点其它想法。况且,她心中早已有了意中人:高中时三年的同桌--何加维。那时候,何加维的家离许琴家只有100多米,两人不仅上课在一起听,放学还一起回家。俗话说日久生情,虽然学校三令五申的强调不许早恋,可少男少女们对追求自由的渴望,加上内心中青春的萌动,还是让许琴和何加维“坠入爱河”。即使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俩人也已经私定终身。高考时候,许琴由于基础较好,考上了大学,而何加维则名落孙山,随着父亲经商去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两人保持了每周通话,每年假期见面,不仅没有断了关系,反而“距离产生美”,心中对对方的爱慕更深了。现在许琴当上刑警了,何加维则在商界也取得了不错的成就,二人仍然每月见面--何加维每个月21号必然做飞机赶到北天,过这个“爱你”的日子。如今,在执行任务的关键时刻,许华要是对自己动情,可怎么办呢?

  许琴决定与许华好好谈谈,于是,周五的晚上,许琴约许华吃饭,许华高高兴兴的答应了。

  约会的地点是牛家甸附近的一家韩式烧烤店,环境优雅,平时的人不算多,两人找了一个靠着窗户的角落坐下了。

  “今儿怎么想起来请我吃饭啊?有啥事求我?”许华边脱掉大衣,边嬉皮笑脸的问到。

  “瞧你把人想的,请你吃饭就得有事啊?来来,先给你倒杯茶。”许琴拿起了一壶泡好的茶水,给许华倒了一杯:“我可不请喝酒啊,想喝饮料咱再点饮料。”

  “你也知道,我只喝茶。说吧,什么事和我约会?哈哈哈哈。”

  “行了,别不正经了。跟你说个事,帮我参谋参谋。过几天是21号,我男朋友何加维过来找我,我想介绍你们认识。你也知道,我把你当哥哥看了,哥哥不得帮我参谋参谋?明年我打算结婚呢。”许琴找了个借口,就是为了让许华知道,自己有了意中人了。

  “你,你有男朋友?怎么大学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

  “我和我男朋友大学时候很少见面啊,别说你了,女生还有不少不知道呢。我又不会拿大喇叭喊:‘我有男朋友’吧。”许琴故意把气氛调得很放松,就怕许华有想法。

  “行,你都这么说了,我都成你哥哥了,没有不见的道理。服务员,加水。”

  许琴看得出,坐在她对面这位同学兼同事心里还是有明显变化的。他这么痛快答应,无非是想掩饰住内心的失落。对于许琴来说,这也许是最好的办法了,既然心中有了意中人,就不该在感情上去伤害别人,早说明了,对许华倒是个解脱。

  等自助烧烤的时候,许琴故意把话题岔开,一边说案情,一边回忆大学时光。不知不觉中,已经是晚上9点了。看许华情绪很好了,二人决定结账走人。正当他们在前台等发票的时候,从二楼走下来一个人。

  “这人?这不是白无常吗?怎么今天一点气派劲儿没有?换了一个人似的。”许华低声说到。

  “是啊,今天怎么没穿白衣,没戴白帽子?难道不是他?”

  “是白无常,没错,他怎么会来这种店呢?”

  正在二人疑惑的时候,服务员看见了“白无常”,还恭敬的喊了一声:“张先生慢走!欢迎您下次光临”

  许华二人愣住了:他不是姓白吗?改姓了?或者难道他不是白无常?(本章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9-3-19 12:28:00
回到顶部

沪ICP备05057691号
Copyright ©2002 - 2010 炒邮网论坛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0.0s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