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切换浏览模式

炒邮网论坛网友视点文献集邮栏 → 莫士辉:沉迷中国文房世界的英国藏家

关闭 帖子评论
选取类型: 中立 支持 反对
观点标题: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观点内容:
(不支持HTML)
  1. 请以客观、真实地作出评论,并注意语言文明;
  2. 观点发表后不能作出更改;
您是本帖的第 76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莫士辉:沉迷中国文房世界的英国藏家
123456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等级:钻石市民
文章:33179
积分:330949
圈子:参与的圈子
注册:2003年10月10日
楼主
 个性首页 | 邮箱
发贴心情
莫士辉:沉迷中国文房世界的英国藏家

  文/陈盛娥

  人物名片

  莫士辉(Hugh Moss),英国著名古董商,“水松石山房”的主人。他最早涉猎的领域是鼻烟壶,是世界公认的研究中国鼻烟壶艺术的权威之一,后又涉足于文房杂项、宗教艺术、瓷器、家具等诸多领域。苏富比(微博)拍卖公司与他合作举办了6场水松石山房文房专拍。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1990年,Hugh Moss(左一)与王世襄(左二)在《明式家具珍赏》英文版发布会现场。

  莫士辉生于一个英国古董商家庭,父亲于20世纪后期在英国伦敦戴维斯街(daviesstreet)经营东方艺术品买卖,颇有名气。自幼熏陶,继承衣砵的同时,他也开始了自己的收藏事业。

  从鼻烟壶开始的中国文房艺术品收藏之旅,为莫士辉打开了一个五彩斑斓的艺术世界。如果要梳理西方藏家与中国文房艺术的千丝万缕,莫士辉绝对是值得一提的一位。

  中国鼻烟壶的第一大藏家

  莫士辉最早涉猎的中国艺术品领域,便是鼻烟壶。

  16岁时,他在英国伦敦的波多贝罗路市集,第一次看到鼻烟壶,便被深深迷住了。他在后来的自传中回忆道:

  “那是一个星期六下午,买鼻烟壶的钱是我上午从温布顿公园的蔬果店做兼职挣来的。我简直被那个精致的鼻烟壶迷住……那时的薪水实在少得可怜,但由于我太热爱鼻烟壶,所以再辛苦也觉值得。

  时至今日,我仍然记得早期拥有数个鼻烟壶时那种兴奋莫名的感觉。那时,我总会把新购入的鼻烟壶放在床边,睡前拿来再三欣赏。我不单惊讶于鼻烟壶的精细,更因为能够拥有这样的艺术品而深感人世间的奇妙。当我日渐了解这种艺术形式,也更能领略箇中奥妙。每到夜深,我总会不期然反覆醒来,亮起床头灯,一再欣赏那些鼻烟壶。”

  鼻烟壶作为中国清代的典型器物,具有小巧独特的艺术造型、丰富多彩的表现形式、千奇百怪的质地材料、绚丽精美的制作工艺。16世纪末,西方传教士将鼻烟传入中国。

  莫士辉对中国鼻烟壶的热情,可以用疯狂来形容。

  在英国伦敦的古董店工作期间,莫士辉大量买进鼻烟壶,其大多为宫廷款。材质多种多样,有玉石、玻璃、陶瓷、料器、内画等等。此后的几十年,他常常现身于香港、伦敦、纽约等地的拍卖会上,搜集各类有价值的鼻烟壶。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清乾隆 青白玉铺首衔环耳鼻烟壶,莫世辉旧藏(图片提供:香港苏富比)

  如2004年北京翰海春拍,他以154万元竞得“清乾隆 涅白地珐琅彩大吉花卉鼻烟壶”。当然也有失之交臂的时候,有业界人士曾目睹他在苏富比的一场拍卖中,与对手竞价十分激烈,但最终有三件没有收入囊中,事后神情十分沮丧。

  经过多年的收藏以及研究考证,他还专门为鼻烟壶出版了著作图录八册,其中包含《烟壶杂志》()六册。另两本为《特殊材料的鼻烟壶》(1971)与《中国的鼻烟壶》(1971)。

  如今,莫士辉已然成为鼻烟壶当之无愧的权威,有“国际烟壶先生”的美誉。经他的推广传播,鼻烟壶的价值逐渐被世人认知、接纳,并掀起了一次次的收藏热潮。经他收藏过手过的鼻烟壶,也被藏家们大力追捧,不惜重金买入。同时,欧洲也逐渐形成了一个成熟的鼻烟壶市场,从收藏、研究、宣传到拍卖,具备了完整的产业链。

  对宫廷器物进行专题研究

  因为父亲的关系,莫士辉结识了20世纪两位首屈一指的华人古董商暨收藏家:戴润斋(戴褔保)及仇焱之。后来又与华人收藏家张宗宪成为知己。从他们身上,莫士辉获益良多,无论是在艺术品的买卖或是收藏方面。

  上世纪70年代初期,莫士辉开始涉足明清瓷器。最初买入的是明代官窑,之后就把目光转移到清代御制瓷器和铜胎珐琅器上,以现在来看很低的价钱买入了一批非常重要的器物。

  1973年,世界石油危机爆发,莫士辉的财务状况也颇受影响。1976年,他凭着敏锐的市场嗅觉,将生意转移到香港,在当地开了一家古董店,经营中国古代艺术品。香港有一大部分藏家是他的常客,彼此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时间久了,他对中国古代艺术的理解更为深刻,并发现一些尚未被人们发现的意义和价值。

  莫士辉认为,从学者的角度去研究自己喜爱的艺术品,会是更有趣、也更有价值的事。

  1976年,他编写了一本很重要的著作《御制》,全书分上、下两册。上册为专题论述,下册收录了87件宫廷器物,其中大部分为珐琅彩器物。书中著录的多件藏品于今更创下不菲的拍卖记录,如著名的“清乾隆 珐琅彩锦鸡图双耳瓶”“清乾隆 料胎画珐琅西洋母子图笔筒”等等。这本书对之后30多年的国际宫廷器物市场走向有着较大的影响。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御制》,收录了87件宫廷珐琅彩器物。

  第一次将中国文房雅玩做为专项展出

  随着收藏经历的丰富,莫士辉还涉猎中国古代文房的各类杂项,如镇纸、竹雕、文人供石等。文房,逐渐成为他的标签。他甚至将清末著名书法家吴昌硕挥笔而就的“水松石山房”用作堂号。

  时至今日,在香港乃至西方,他和他的“水松石山房”,代表着全球最卓越的文房艺术品私人收藏的新高度。

  80年代,东方陶瓷学会及香港大学冯平山博物馆联合举办了一场“文玩萃珍”展览,莫士辉是主要的策划人之一。其水松石山房珍藏的御制如意、赏石等也出现在该展览之中。

  这是西方人第一次在香港将中国古代文房雅玩做为专项展出,并开始向西方世界传播中国的杂项文化和文人艺术的趣味性。

  现今,“文玩萃珍”展览中的部分器物已转至商业市场。水松石山房旧藏的“清乾隆 御制竹黄御制诗‘九如灵芝’图如意”,在香港苏富比2010年春拍中,以1388万元的高价成交。

  还有一件水松石山房旧藏的“清雍正青花斗彩龙纹盖罐”,后来被中国著名文物学者王世襄先生所珍藏莫士辉和王世襄较早相识,出于对文物的共同爱好,两人一见如故。1990年,他也现身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珍赏》英文版发布会现场。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莫士辉2014年作 冷眼观尘讽世杖 镜框 水墨纸本(图片提供:香港苏富比)

  西方少数的水墨画艺术家

  虽是老外,莫士辉却酷爱中国文化。他的内在精神世界已与中国文人同流。除了鼻烟壶、文房杂项等,他的收藏方向亦包括了中国传统书画。莫士辉在英国的一栋15世纪的房子里,随处可见中国水墨书画作品。

  比如,傅抱石《竹林七贤》是其中重要的一件藏品。此画原是美国著名古玩商爱丽丝·庞耐(Alice Boney)在日本期间所得。他深为其艺术的感染力打动,便从爱丽丝·庞耐手中买走此藏品。

  关注中国书画时间久了以后,莫士辉有了心得,由此进行了总结,于1983年出版了《水松石山房藏二十世纪中国画》。此书共收录96幅名家作品,包括齐白石、张大千、林风眠、傅抱石等精品。90年代,他还代-理了刘丹、刘国松、何怀硕等中国艺术家作品,是中国当代水墨的重要推手。

  浸淫艺术圈带来的结果,就是莫士辉也一头扎了进去,他开始自己动手画水墨。奇石是他倾心入画的题材。

  如今,莫士辉已是西方少数的水墨艺术家。举办过多场水墨展。2016年,北京止观艺术馆就举办了一场“权杖、怪石、禅与境”当代艺术作品展,展出了莫士辉创作的14幅精选出来的作品。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水松石山房藏二十世纪中国画(图片提供:北京保利)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鼻烟壶身边

  到今天,莫士辉从事中国艺术品收藏已有四十余年。

  最初他专注于收藏中国鼻烟壶,并投入了全部的热情和精力,90年代初,因为某些原因,他批量把它们清光卖掉,很多人以为他就此“下课”了。没想到,他快速转身又开始经营文房杂项,并且与苏富比密切合作,按照“文人艺术满载精深奥妙”原则,推出了6场“水松石山房藏珍玩专场”,后来还涉及宗教艺术、瓷器、书画等诸多领域。

  在这期间,他花了多年的时间去研究、著书,将中国的鼻烟壶和文房杂项的文化艺术价值提升了一个高度,并推动了中国艺术品在西方的收藏热潮,有着特殊的地位。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清乾隆御制 黄玉碗,莫世辉旧藏(图片提供:香港苏富比)

  莫士辉一生拥有过的藏品数不胜数,范围广泛。他的日子也是在一边卖、一边买的节奏中进行的。有趣的是,兜兜转转,最后,他发现鼻烟壶仍是一生中的“至爱”,于是,近两年他又开始重新回购鼻烟壶。 据闻,已颇具规模。

  这样一位钟情中国文房文化的西方藏家,到底还会如何玩转东方艺术,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无论是何项目,以他的热情和钻研精神,一定可以带出一片璀璨星光。

  (感谢陈仁毅先生对本文提供的帮助)

  来源:《古典工艺家具》杂志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弘扬收藏文化

打击制假贩假

投资收藏两不误

炒邮网  www.cjiyou.net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7-2-10 16:35:00
回到顶部

沪ICP备05057691号
Copyright ©2002 - 2010 炒邮网论坛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0.0sp1